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科学养鸽 » 理论研究 » 正文
 

曾经的“好鸽运”都去哪儿了 ?

发布时间: 2014-10-10 11:18:31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养鸽之初好运连连        

人们普遍认为:赛鸽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种气、天气、运气。

而我在涉足赛鸽活动之初,在颇显无形、具有极大弹性的运气软指标上,自我感觉良好,以致长期兴味盎然地投身赛鸽运动。这也是我之后虽多有波折,但终究难以放弃赛鸽的重要动因。

记得1987年刚开始养鸽时,一切从零开始的我就幸运地得到了几位行家里手的帮扶,他们中有邻地大型国有企业鸽会500公里赛事冠军鸽主。我用他们支援的鸽子在翌年10月的咸宁地区鸽会首次参加竞翔,即获得全区548公里空距河南新郑竞翔第九名与第二十四名的成绩。随后在738公里空距的安阳竞翔中,也得以在全区第九、全县第二归巢。

后来本地一鸽友又引领我到武汉引进一路有五百至一千公里赛绩的镇江灰西翁鸽,使我在1989年底县体委牵头成立崇阳县鸽会之际举行的首届“天城杯”上,一人获冠亚军与第六名,赢得县体委设置奖金总额的近三分之二;1990年又在较为艰难的548公里的新郑春赛上,成为当天仅有的两羽归巢冠亚军鸽得主。

中途因故停止养鸽赛鸽。

2003年秋再次赛鸽,我即在县内组织的500公里许昌竞翔中获得包括冠军在内的多个前位名次;2004年又用咸宁市鸽友支援给我的千公里奖鸽和湖南名家李一完的红蝴蝶战斗机、克拉克种鸽作育的赛鸽,以较大的优势占据本县300公里与500公里榜首,在800公里邯郸竞翔中排名第二;2005年秋在咸宁市首场300公里比赛中获第三名,成为本地新一轮赛事中首位夺取前三甲奖杯的养鸽人。与此同时,我把赛鸽的触角伸展到方兴未艾的公棚竞翔,似乎也很得好运的眷顾,2006年送两只鸽参加武汉“三五”公棚赛鸽,即获决赛第五十五名的成绩。

           投入增大反屡遭挫折

然而,就在我为初时赛鸽的“好鸽运”沾沾自喜,曾一度甚至暗自产生养鸽悟性好,有赛鸽天赋之时,后续在鸽事上涉足渐深,精力、财力等各方面的投入愈来愈大的时候,却反而在赛鸽上屡遭挫折,陷于一个又一个事与愿违、大跌眼镜的困境。特别是最近几年,按理讲养鸽基础设施,饲养条件,鸽子品种、档次都已经鸟枪换炮,今非昔比了,但实际参加训赛的效果却常常不尽人意。

二十多年前,放飞距我地380多公里的河南驻马店不算正式比赛,我一次上笼十几羽飞过几十公里之外的鄂南山区、一百多公里武昌后的鸽子,都能成群势归巢;近十年来恢复新一轮赛鸽之初,我放两百公里左右的孝感、广水,鸽子不仅回得整齐,而且常见速度超群的快速鸽,被有些鸽友称为“短跑王”。

但近两年却不仅很难再创造恢复赛鸽前期曾获得过的全市多县市区联翔冠军、与其他邻市两百、三百、五百公里两地联翔的冠亚季军赛绩,甚至出现一百公里上下路训大面积失鸽的现象,弄得鸽子出门上路就令人发怵。于是,在赛鸽活动中曾经傲视周边同好的心理优势荡然无存,想在赛鸽运动中有所建树的信心也受到重创。此情此状,不禁让人纠结与感叹,那曾经的“好鸽运”现在都去哪儿了?

       好运不再之客观原因

宽泛地进行反思,“好鸽运”的远遁主要有两大方面的因素。

一是赛鸽整体水平的提高,使赛鸽活动中某一个体在一般情况下所想持续保持的优势不再显现。过去,某人弄到稍好的铭优鸽种,就可能胜人一筹;懂得在训鸽上家操与路训的强度与节奏,能够用药物保健康,促飞速,都被当作致胜秘笈。现在有条件引种的鸽友与渠道越来越多,许多鸽友棚中都不缺少好鸽子;加之发达的网络和便捷的信息沟通把欧洲操鸽技术、台鸽训赛模式、国内名家养赛手法等大体上的套路都公之于众;而蓬勃发展的鸽药生产企业在营销中推出的用药指南与说明,致使许多操作鸽事与调节状态的秘笈变成了常识。在这种情况下,周边不乏更有经济实力买鸽与更勤奋操弄鸽事的同道,要想像以前那样轻易超过别人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二是赛鸽环境的变化,给当下赛鸽的放飞效果带来明显的影响。譬如目前赛鸽放飞过程中除地球大气环境变化影响外,还不可避免地受到两大雾障的阻挠。首先是因工业粗放发展带来的看得见的雾霾灾害对赛鸽归巢的影响;其次是航天卫星、电信事业的急剧发展与军用雷达设施在国防、反恐、救灾等方面的频繁启动,使正常的地球磁场受到干扰发生变化,导致赛鸽放飞还要承受看不见的电子雾影响。

 

 

    好运不再之主要症结

 

除上述两大因素的影响外,一个不可忽视的症结就是近几年我常被周边圈子内好多朋友诟病,自己也逐渐醒悟到的鸽子过多的问题。

诚如比利时赛鸽宗师凡龙所言,在赛鸽运动中,重要的是拥有好鸽子。从我先后两次开始启动赛鸽活动的体验来看,由于笃信这一理念,注重以高人一筹的代价确定养鸽起点,拥有了一些优秀实战的种鸽,得以取得了预期的养赛效果,给自己带来了令人满意的“好鸽运”。基于对好鸽子无止境追求的心理,我从来没有停止对各个时期好鸽子的关注与求取,只要捕捉到好鸽信息,都会根据可能积极引进。特别是近年来在国内赛鸽事业超常发展的大潮中,随着与外界的交流越来越广,层次越来越高,名优铭鸽与赛绩鸽来源越来越多,使我多年来一直都是当地养鸽规模较大的“大户”,常年囤积的种鸽都在一百五十羽以上,每年作出赛鸽后,把送人与送公棚的鸽子送出门后,全棚总量一般都还保持在两百羽以上。

冷静地反观满棚费尽心血弄进来的好鸽子,以及按照“育种是金”的观念留下棚中由名家大铭鸽作出,尚舍不得出门放路的特留种鸽,发现许多鸽子引进和留棚好些年,从幼鸽养成了老鸽,却来不急充分使用,更谈不上得到应有的发挥了。很多优秀鸽子在空间有限的种鸽棚中长期关闭,性状难免出现退化。因此,鸽多除了满足一时什么东西都有的虚荣心、占有欲外,对于赛鸽本身既浪费养鸽人财力、精力,又影响饲养管理质量,削弱养赛效果,使“一流鸽子飞出三流成绩”。由此而形成手头上的鸽子似乎越来越好,赛绩却越飞越差的状况也就不足为怪了。

在我的鸽子总量超过一百五十羽以上的时候,有一位到访我鸽棚的武汉实战型鸽友就对我提出过精减鸽子的建议,要我把种鸽赛鸽控制在一百羽之内,多出一只来就要找理由减除掉,这样棚中的鸽子才能切实得到关注与关照,保证赛鸽出成绩有建树。而当时我棚中倍受自己青睐的种鸽都在一百羽以上,只只难以割爱。于是,我给了一个周边鸽友现在都常有人笑话的回答:“我棚里是一只鸽子一个故事,岂能轻言淘汰?”

 

   鸽不在多而在于精

近些年,面对鸽满为患的危害与教训,我的惜鸽囤鸽心理终于被撼动。

有一年,我应邀到上海中荣实验鸽棚参观,看到林信涌总经理捧着几瓶杀掉上百羽欧洲、台湾原环鸽足环,对到访者称在培育中荣多关赛鸽菁英过程中,不惜杀掉一些好的,才能留下最好的。我心里既惋惜,又震撼。回家后反复斟酌,硬下心肠平生第一次到市场上请活鸡经销店家代为汰杀了十多只鸽子,再拿到卤菜店制作成熟食给家人食用。

后来在与许多高端鸽友的交流中,不断受到少而精养鸽观念的影响。

如到北京惠翔观赛时与张劲松总经理等人交流鸽经,得到张总的忠告是,一般小户养鸽最多不要超过70羽。

与我保持热线联系的西安鸽友胡长根先生常年把养鸽数量维持在20羽左右,每年参加公棚赛与地方有奖赛,也保持了不输钱的竞翔记录,甚至还赢得过陕西神木公棚决赛亚军的上位大奖。

于是,我也开始积极地控制和减少自己的养鸽数量,并不再轻意接受鸽道友人的馈赠。如前两年我一篇在北京举行的中荣菁英鸽展会上错过购买荷兰亚普·科霍恩赛鸽遗憾的文字在有关媒体发表后,亚普在北京的代理人喻丹青女士受托与我联系,称亚普先生欲送鸽给我弥补遗憾,被我以鸽子太多婉拒;前些时候,与湖北放飞凡登布希白鼻闪电第一人,武汉金如意企业老总王汉桥先生邂逅在金沙赛鸽俱乐部,谈起白鼻闪电鸽系的特点,王总告诉我刚从台湾引进近十羽含有彼得.米卫某大铭鸽血统的白鼻闪电鸽,价值二十多万台币,他表示:如果我有兴趣的话可送两只给我用用,被我同样以鸽子太多,以免糟蹋好鸽发挥为由婉拒。

 

星云大师的《觉悟》

 

我在分流减少鸽子数量上,一是低价转让了好几批鸽子到湖北、四川、广东、浙江,二是无偿赠送了一些鸽子给外地交往较多的鸽友,三是赊销鸽子没设防,不慎被人骗去一批鸽子。

令人欣慰的是,反馈回来的信息无论是送人,还是出售,乃至被人骗去的鸽子中,都作育出了包括前三名在内的许多好成绩鸽,这说明我棚中的有些鸽子,过去是在我拥挤不堪的鸽棚中没养好,不恋巢,所以才会导致成绩变差的结果,进一步佐证了鸽子多对赛鸽效果与“好鸽运”的负面影响,反过来更加坚定了我进一步分流手头上现有的赛鸽,摆脱目前养鸽赛鸽作茧自缚局面的决心。

忽然想到近年对促进两岸关系发展多有影响与贡献,且喜欢舞文弄墨的扬州籍台湾高僧星云大师在其《觉悟》一文中的一段话:“一个人用得太多,不一定很好。几十年前我们看报纸,一份报只有两张半,后来增加到三张,觉得蛮快乐的。但是现在暴增到一份有十几张甚至几十张,就觉得很苦恼,看不完那么多啊。过去的电视只有几个台可看,现在却有一百多家电视台,转到最后,干脆不看。我们平日使用的东西,如果少一点,思想也会变得清明单纯。”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养鸽呢,鸽不在多,入赏就行。棚满舍大,除了满足一时的虚荣心之外,只会让人丧失“好鸽运”、高悟性与进取的信心,可谓有害而无益。

人们普遍认为:赛鸽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种气、天气、运气,这自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我觉得光有种气、天气、运气还不够,我们还需要星云大师的《觉悟》。

Tags: 本文暂无Tags!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 2013-2015 浙江信鸽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